出版研究 / Publication
>
姚立、李曼华|金融机构违法发放贷款刑事合规系列(三):违法发放贷款罪犯罪主体之单位犯罪浅析|金融刑事合规
2021-11-08       姚立、李曼华

上海2.jpg



01

引言


本所在《金融机构违法发放贷款刑事合规系列(一):违法发放贷款罪综述》一文中,对《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违法发放贷款罪】进行了简析。


其中,该条第三款规定,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可见,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也有可能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的犯罪主体,且若认定为单位犯罪的,则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有可能构成犯罪并受到处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实施犯罪行为的处理。以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亦归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所有的,应认定为单位犯罪。不能因为单位的分支机构或者内设机构、部门没有可供执行罚金的财产,就不将其认定为单位犯罪,而按照个人犯罪处理。因此,作为分支机构的各支行也有可能构成本罪的主体。


那么,什么情况下会被认定为单位犯罪?什么人员会被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这两个问题暂无法律进行明确的列举式规定,因此我们对近三年全国违法发放贷款罪的判例进行检索[1],以期结合司法案例对这两个问题进行理解。


02

什么情况下是单位犯罪而非自然人犯罪


结合《刑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等法律法规、文件的规定以及刑法通说,以单位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的利益归单位所有的,是单位犯罪,即可以从三个方面的特征来判断——以单位名义实施、为单位谋取利益(违法所得的利益归单位)、由单位意志所支配。


(一)以单位名义实施


贷款合同存在于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与贷款人之间,民事权利义务由银行享有或承担,因此贷款合同中贷款方必然是银行或金融机构,即不论违法发放贷款的犯罪主体是单位还是个人,都是以单位名义发放贷款。若发放贷款的主体不是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而是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工作人员,那么该行为会被认定为个人行为,个人可能构成挪用类犯罪或职务侵占罪等。


(二)为单位谋取利益、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


该特征为区分单位犯罪和自然人犯罪的重要特征。如果银行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在违法放贷款犯罪中有收取好处费,从而未对贷款人进行实质审查,则一般会被认定为自然人犯罪。而如果是为了解决银行内部业绩等问题,领导机构作出发放贷款的决策,则一般会被认定为单位犯罪,如在(2019)吉0322刑初71号案件中,被告单位为了将农联社改制成为农商行,需化解某A贸易有限公司贷款集中度过高问题。后被告人杜某某组织召开党委会议并提出以B公司担保的方式,使用个人贷款的形式偿还该A公司约4亿元的贷款,被告单位党委委员一致同意通过。在(2020)辽05刑终107号案件中,贷前调查过程中已经怀疑该笔贷款用途不实,疑为借名贷款,且抵押物评估价值过高、不易变现,业务员已多次提醒该行主要领导,但时任被告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孟某、行长黄某在明知借名贷款的情况下,主持召开该行党委会,以为完成年度放贷指标、帮助银行盈利为由,研究通过了发放该笔贷款的决定。后该行违反国家规定发放此笔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银行没有直接通过发放贷款获得直接的好处或利益,也有可能因为未尽审查职责而构成本罪。例如在(2018)晋0121刑初240号案件中,信贷员做贷前审查时没有核实贷款人贷款申请资料真实性的情况下,即作出符合贷款条件的调查报告;审委会未尽职审查便通过了贷款申请。正是由于银行在贷前审查以及审委会决策过程中均未履行尽职审查义务,最终被认定为单位犯罪。


(三)体现单位意志


关于体现单位意志这一特征,实务中也较难认定,这主要是由于单位本身没有意志,因此,单位意志的本质也就是人的意志,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哪些人的意志可代表单位意志?什么样的形式才可以体现为单位意志?


1. 如果单位领导为个人原因做出违法发放贷款决定,是否会被认定为单位意志?


如果领导级别人员基于个人原因,没有按照法律法规和银行的规定进行严格审查便违规做出发放贷款的决定,则即使其职务为领导,也不认为是单位意志。例如在(2020)豫1423刑初104号案件中,被告人李某某原为被告单位的主任,明知某公司实际控制人祁某1以虚假的购销合同以崔某2、崔某1、祁某2三人的名义向信用社贷款,李某某作为发放贷款的第一责任人,对贷款人提交的资料不认真审查、调查,对贷款用途、贷款资金使用情况不严格审查、不跟踪调查,违规发放250万、300万、300万三笔贷款。在该案中,尽管决策是由单位主任作出的,但由于其中未体现出银行的意志,法院最终未认定单位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


2. 若单位决策机构做出违法发放贷款决定,是否会被认定为单位意志?


如果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有决策权力的党委会、审委会未经尽职审查贷款人贷款资质而作出发放贷款的决定,则一般会被认定为单位意志。


在(2019)吉0322刑初71号案件中,违法发放贷款的决定是由被告单位党委委员一致同意通过的。最终法院认为,该被告单位为了单位的利益,经党委会研究决定并经贷款审批委员会讨论违法发放贷款121笔,金额58500万元,是集体意志的体现,是单位犯罪。


在(2020)辽05刑终107号案件中,时任被告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孟某、行长黄某在明知借名贷款的情况下,主持召开该行党委会,以为完成年度放贷指标、帮助银行盈利为由,研究通过了发放该笔贷款的决定。后该行违反国家规定发放此笔贷款。法院认为,被告单位在经营过程中,由党委会研究决定发放数额巨大的贷款,是该单位的惯例和实际决策状况,涉案贷款亦由党委会决策和确定,因而认定为是单位意志。


3. 虽然无决策机构作出决策,但银行信贷员和主管人员均未尽职审查,是否会被认定为单位意志?


部分银行或金融机构由于管理疏忽或者盲目追究业绩等原因,未严格按照要求对贷款人的资质进行审查,在这种情况下,也有可能被认定为单位犯罪。如在(2018)晋0121刑初240号案件中,信贷员做贷前审查时没有核实贷款人贷款申请资料真实性的情况下,即作出符合贷款条件的调查报告,被告人姚某某作为被告单位的主任,没有尽职审查贷款人资质,在通过审贷会研究后,发放了贷款。


03

单位犯罪时,什么人员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如前文所述,一旦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被认定为单位犯罪,则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会受到相应处罚。


《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提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是在单位实施的犯罪中起决定、批准、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的人员,一般是单位的主管负责人,包括法定代表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在单位犯罪中具体实施犯罪并起较大作用的人员,既可以是单位的经营管理人员,也可以是单位的职工,包括聘任、雇佣的人员。应当注意的是,在单位犯罪中,对于受单位领导指派或奉命而参与实施了一定犯罪行为的人员,一般不宜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但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具体到每个案件中会随着不同单位的管理模式、权责范围不同而产生差异,具体见下表。

上海11.png

尽管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认定需根据个案来判定,但从上表我们可以看到:1)在实践中,所有提议并同意违法发放贷款决策的成员均可能被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而具体实施违法发放贷款行为的人员有可能被定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2)在案例2中,下属工作人员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尽管判决文书未直接表明其未被追究责任是由于其提出过反对意见,但根据我们的实践经验,该反对意见对于其免于被追责也有一定意义。3)若单位未尽职审查,则行长、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主管领导可能会被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应当制定合理且可实际执行的内部规章,从事贷款审批和发放的工作人员应当尽审慎义务,严格按照法律、行政法规以及行内规章的规定从事贷款审查和发放业务。对于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发放业务中常见的刑事风险、是否已经满足了审慎尽职的要求等问题,本所将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进一步解析,敬请关注。


【注释】

[1]共有司法案例6其中不起诉案例1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起诉),详见横峰县某某股份有限公司涉嫌违法发放贷款案不起诉决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案例1详见(2020)黑10刑终93号判决书认定单位无罪的案例1详见(2020)豫1423刑初104号判决书认定构成单位犯罪的案例3详见(2019)吉0322刑初71号判决书、(2020)辽05刑终107判决书、(2018)晋0121刑初240判决书




免责声明

本文中的信息、意见等仅供读者参考之用,本文任何内容均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个人推荐或建议,读者应对本文中的信息和意见进行独立评估,自主审慎做出决策并承担风险。定达律所及其关联人员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您需要就某项事情进行法律咨询,敬请联系:


上海1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