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研究 / Publication
>
定达期刊 | 知识产权简讯(2021年7月-8月)
2021-09-01       谢焱、李曼华


目录

立法、政策、文件

*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药监局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多部关于药品专利链接的规定:
-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 国家药监局和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发布《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实施办法(试行)》
- 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办法》的公告及《关于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受理事项》的公告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二)》
*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强调加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监管力度


行政机关动态

* 海关总署公布一批侵犯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 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 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
* 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浙江省平台企业竞争合规指引》


司法案例

* 华谊兄弟起诉时代华谊影城一审获赔93.5万
* 腾讯公司因奥运赛事转播权被侵犯而提起诉讼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28批指导案例


立法、文件、政策


图片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药监局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多部关于药品专利链接的规定

2020年10月17日,全国人大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决定》,修订后的《专利法》第七十六条对我国的药品专利链接制度作出了原则性规定:

药品上市审评审批过程中,药品上市许可申请人与有关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因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产生纠纷的,相关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就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他人药品专利权保护范围作出判决。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在规定的期限内,可以根据人民法院生效裁判作出是否暂停批准相关药品上市的决定。


药品上市许可申请人与有关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也可以就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请求行政裁决。


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制定药品上市许可审批与药品上市许可申请阶段专利权纠纷解决的具体衔接办法,报国务院同意后实施。

2021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国家药监局和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多部关于药品专利链接的规定,《专利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药品专利链接制度初步落地: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7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该《规定》自2021年7月5日起施行。


《专利法》第七十六条规定,药品上市审评审批过程中,药品上市许可申请人与有关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因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产生纠纷的,相关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就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他人药品专利权保护范围作出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进一步明确规定了此类诉讼案件的管辖法院、有权提起诉讼的主体、所需提交的材料、与行政裁决程序的协调等问题。


国家药监局和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发布《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实施办法(试行)》


7月4日,国家药监局和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发布《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实施办法(试行)》,该《办法(试行)》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专利法》第七十六条明确由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制定药品上市许可审批与药品上市许可申请阶段专利纠纷解决的具体衔接办法,报国务院同意后实施。因此,国家药监局、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同有关部门在新《专利法》相关规定的框架下,就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制定了该《办法(试行)》,主要内容包括:平台建设和信息公开制度、专利权登记制度、仿制药专利声明制度、司法链接和行政链接制度、批准等待期制度、药品审评审批分类处理制度、首仿药市场独占期制度等。


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办法》的公告及《关于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受理事项》的公告


7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办法》的公告,明确国家知识产权局负责《专利法》第七十六条所称的行政裁决办理工作。国家知识产权局设立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委员会,组织和开展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相关工作,并对当事人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对药品专利纠纷进行行政裁决的条件、被申请人的确定、所需提交的材料、各材料的要求等问题进行了规定。


同日,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发布了《关于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受理事项》的公告,明确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国家知识产权局正式受理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的行政裁决案件,受理工作按照《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办法》有关规定执行。药品专利纠纷早期解决机制行政裁决案件当事人可通过邮政寄交或者直接递交两种方式,向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行政裁决请求等问题。

图片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二)》

7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二)》。该《若干规定》自2021年7月7日起施行。


该《若干规定》主要关于品种权侵权判定问题,对权利行使、受品种权保护的繁殖材料的要求、“以广告、展陈等方式作出销售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的意思表示”可认定为“销售”行为等问题进行了规定。

图片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强调加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监管力度

8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等文件。


习近平在主持会议时强调,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创造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


行政机关动态


图片

海关总署公布一批侵犯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今年以来,全国海关深入开展加强知识产权海关保护“龙腾行动2021”等专项执法行动,高压打击进出口侵权违法行为。


7月21日,海关总署公布一批侵犯知识产权典型案例,涉及对国内外权利人商标专用权、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等知识产权的平等保护,涵盖食品、化妆品、服装、香烟、玻璃杯等消费品领域以及货运、跨境电商、邮递等重点渠道。

图片

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交易概况:2016年7月12日,腾讯以估值(略)的业务(主要是QQ音乐业务)投入中国音乐集团,获得中国音乐集团61.64%股权,取得对中国音乐集团的单独控制权。2016年12月,整合后的中国音乐集团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2017年12月6日,交易完成股权变更登记手续。


违法事实及理由:(1)本案构成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2)本案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1>集中后实体在相关市场具有较高市场份额;<2>集中减少相关市场主要竞争对手;<3>集中可能进一步提高相关市场进入壁垒。


处理决定:(1)责令腾讯及其关联公司采取恢复相关市场竞争状态;(2)处以50万元罚款;(3)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4)依法合规经营,建立健全公平参与市场竞争的长效机制。


腾讯回应:8月31日,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明确放弃与相关上游版权方有关音乐版权独家授权的权利,并告知相关上游版权方可以自行向其它经营者进行授权。

图片

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

8月1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关于依法驳回“杨倩”“陈梦”“全红婵”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的通告》。


《通告》指出,个别申请人把“杨倩”“陈梦”“全红婵”等奥运健儿姓名和“杏哥”“添神”等相关特定指代含义的热词进行恶意抢注,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以攫取或不正当利用他人市场声誉,侵害他人姓名权及其合法权益,已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对此,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对第58130606号“杨倩”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予以快速驳回。

图片

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浙江省平台企业竞争合规指引》

8月24日,浙江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浙江省平台企业竞争合规指引》。该《指引》适用于注册地在省内的各类平台企业,主要从竞争合规承诺与合规管理、风险识别、合规运行、合规保障等方面进行了规定。


其中,风险识别部分明确禁止达成、实施垄断协议、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禁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列举具有鲜明平台企业特性的竞争违法行为、具有鲜明平台企业特性的高风险敏感行为和一些需要关注的行为。


司法案例


图片

华谊兄弟起诉时代华谊影城一审获赔93.5万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华谊兄弟公司”)因他人未经许可使用其合法拥有的商标,遂以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位于辽宁省本溪市的平山区时代华谊影城(“时代华谊影城”)、上海汉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汉涛公司”)共同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影片制作与电影放映产业上下游关系紧密,原告的涉案商标“华谊”具有较高知名度,被告在其服务中使用该标识,可能导致相关公众在线浏览微信公众号、在线购票、进入影厅观影、餐饮消费时误认为其与原告公司存在特定联系,进而导致混淆,故其上述行为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法院同时认为,时代华谊影城在无正当理由情况下,将华谊兄弟公司的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具有明显攀附其商誉的主观恶意,且客观上造成了对公众的误导,故认定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大众点评网”上的商户信息系由其上传,且汉涛公司已按原告通知及时删除相关信息,故对于原告针对汉涛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请法院不予支持。


除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企业名称外,因被告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还应对其适用惩罚性赔偿。关于惩罚性赔偿的基数,鉴于本案中原告损失及被告实际获利均难以确定,遂参照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确定。

图片

腾讯公司因奥运赛事转播权被侵犯而提起诉讼

8月12日,中国法院网报道了腾讯公司因奥运赛事转播权被侵犯而提起诉讼事件: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受理了两起腾讯公司诉某公司盗播奥运赛事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并依原告申请于立案后48小时内及时作出民事裁定,责令四被告立即停止实施盗播行为。


法院收到保全请求后,及时询问当事人,围绕赛事节目授权、被控不正当竞争行为、采取行为保全措施的紧迫性及必要性等进行了充分的审查,认定被告运营的网站提供大量盗播赛事节目网站链接、设置“奥运专区、奥运热门板块、热门活动”专区、采取发放稀有头像挂件和最新周边的方式鼓励用户上传盗版东京奥运会赛事相关内容等行为,恶意侵权意图明显,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腾讯公司提出的行为保全申请属于法律规定的“情况紧急”的情形,故法院及时作出裁定,要求被告立即通过删除、屏蔽等方式停止侵权行为。

图片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28批指导案例

7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28批指导性案例,并总结出裁判要旨。


(1)左尚明舍家居用品(上海)有限公司诉北京中融恒盛木业有限公司、南京梦阳家具销售中心侵害著作权纠纷案:对于具有独创性、艺术性、实用性、可复制性,且艺术性与实用性能够分离的实用艺术品,可以认定为实用艺术作品,并作为美术作品受著作权法的保护。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必须具有艺术性,著作权法保护的是实用艺术作品的艺术性而非实用性。


(2)深圳市卫邦科技有限公司诉李坚毅、深圳市远程智能设备有限公司专利权权属纠纷案:判断是否属于《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与在原单位承担的本职工作或者原单位分配的任务“有关的发明创造”时,应注重维护原单位、离职员工以及离职员工新任职单位之间的利益平衡,综合考虑以下因素作出认定:一是离职员工在原单位承担的本职工作或原单位分配的任务的具体内容;二是涉案专利的具体情况及其与本职工作或原单位分配的任务的相互关系;三是原单位是否开展了与涉案专利有关的技术研发活动,或者有关的技术是否具有其他合法来源;四是涉案专利(申请)的权利人、发明人能否对专利技术的研发过程或者来源作出合理解释。


(3)深圳敦骏科技有限公司诉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1>如果被诉侵权行为人以生产经营为目的,将专利方法的实质内容固化在被诉侵权产品中,该行为或者行为结果对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被全面覆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实质性作用,终端用户在正常使用该被诉侵权产品时就能自然再现该专利方法过程,则应认定被诉侵权行为人实施了该专利方法,侵害了专利权人的权利。<2>专利权人主张以侵权获利计算损害赔偿数额且对侵权规模事实已经完成初步举证,被诉侵权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有关侵权规模事实的相应证据材料,导致用于计算侵权获利的基础事实无法确定的,对被诉侵权人提出的应考虑涉案专利对其侵权获利的贡献度的抗辩,人民法院可以不予支持。


(4)蔡新光诉广州市润平商业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1>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是植物新品种权的保护范围,是品种权人行使排他独占权的基础。授权品种的保护范围不限于申请品种权时所采取的特定方式获得的繁殖材料,即使不同于植物新品种权授权阶段育种者所普遍使用的繁殖材料,其他植物材料可用于授权品种繁殖材料的,亦应当纳入植物新品种权的保护范围。<2>植物材料被认定为某一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必须同时满足以下要件:属于活体,具有繁殖能力,并且繁殖出的新个体与该授权品种的特征特性相同。植物材料仅可以用作收获材料而不能用作繁殖材料的,不属于植物新品种权保护的范围。


(5)广州王老吉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诉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虚假宣传纠纷案:人民法院认定广告是否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虚假宣传行为,应结合相关广告语的内容是否有歧义,是否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解以及行为人是否有虚假宣传的过错等因素判断。一方当事人基于双方曾经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关系以及自身为提升相关商标商誉所做出的贡献等因素,发布涉案广告语,告知消费者基本事实,符合客观情况,不存在易使相关公众误解的可能,也不存在不正当地占用相关商标的知名度和良好商誉的过错,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虚假宣传行为。


(6)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第三人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商标权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当事人双方同时签订了销售合同和定制产品销售合同,虽然存在经销关系,但诉争商标图样、产品设计等均由代理人一方提出,且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明确约定被代理人未经代理人授权不得使用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在被代理人没有在先使用行为的情况下,不能认定诉争商标为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的“被代理人的商标”。


免责声明

本文中的信息、意见等仅供读者参考之用,本文任何内容均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个人推荐或建议,读者应对本文中的信息和意见进行独立评估,自主审慎做出决策并承担风险。定达律所及其关联人员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果您需要就某项事情进行法律咨询,敬请联系:


9.1 上海所.png

上海定达律所事务所是一家成立于上海的精品律所,从著名高校和国内一流律师事务所引入了业界知名合伙人,专长的领域涵盖金融与互联网领域的刑事辩护、企业合规及危机管理、不良资产处置、银行金融、成长型企业投融资、涉外贸易及反洗钱制裁应对和防范、民商事争议解决、知识产权、数据隐私和网络安全、房地产、建设工程与基础设施,以及发债、中票、资产证券化(ABS、ABN、CMBS等)、私募股权投融资、企业上市(国内和香港IPO)等资本市场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