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研究 / Publication
>
金融刑事合规 | 审查起诉阶段涉嫌高利转贷罪的辩护策略
2020-11-10       姚立

  经检索12309中国检察网公开的法律文书,近一年内高利转贷罪案件的起诉书及不起诉决定书共368份,其中不起诉决定书为92份,占比25%,不起诉的依据包括《刑诉法》第177条第1款,第177条2款以及第175条第4款,本文旨在通过分析不起诉决定的事由,提出几点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策略,以下辩点同样适用于审判阶段,但在审查起诉阶段更容易得到检察院的支持。

 

一、数据分析

                                             

1.png


笔者通过统计近一年高利转贷罪案件的不起诉决定书,得出结论: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主要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75条第4款“对于二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系属证据不足不起诉。另有36%不起诉依据为《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第2款“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系属酌定不起诉,此种情形下,检察官根据起诉便宜主义选择舍弃自己的诉权。少量案件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77条第1款“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有本法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作出法定不起诉,可能原因为犯罪嫌疑人离世或者已过追诉时效等。

 

二、审查起诉阶段辩护意见

以上述数据为基础,在审查起诉阶段当事人及其辩护人可提出的辩护意见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

(一)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根据《刑法》第175条,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1. 本罪要求行为人有转贷牟利的目的,未有充足证据证明行为人在向金融机构借贷时具有此目的,则不应认定构成此罪。

明检刑不诉〔2020〕2号

于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一案由明光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不起诉人于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于2018年12月13日向移送安徽省明光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3年6月20日,被不起诉人于某某及其妻子胡某某与安徽明光农村商业银行签订了个人最高额担保借款合同,合同期限自2013年6月20日至2015年5月28日。

2014年2月14日,被不起诉人于某某为获取高利息,事先与明光市**置业股东韩某某协商好借款利息等事项,以与本市杨某某签订的车辆买卖协议的名义,从明光农村商业银行环城支行套取信贷资金47万元,加上自有、亲戚资金23万元,以月息2.5分借给韩某某,该笔贷款期限为一年,2014年6月6日,于某某提前还贷23万元,2014年6月19日,提前还贷13万元,2014年6月27日,提前还贷10万元,2014年7月4日,提前还贷1万元,至此于某某该笔47万贷款全部结清。在贷款期限内于某某共支付银行利息17013元,该47万元共收取韩某某利息为47478.5元,该笔贷款非法获利30465.5元。

2014年8月25日,被不起诉人于某某为继续牟取暴利,用上述同样手段,又套取了安徽明光农村商业银行信贷资金100万元,以月息2.5分借贷给韩某某。2015年1月8日,于某某提前还贷30万元;2015年1月10日,提前还贷20万元;2015年1月16日,提前还贷15万元;2015年1月21日,提前还贷35万元,至此于某某该笔100万贷款全部结清。在贷款期限内于某某共支付银行利息43275元,该100万元共收取韩某某利息118288元,非法获利75013元。韩某某因为经营不善,2016年5月15日后不再支付于某某利息,双方因该笔借款纠纷诉讼至明光市人民法院,明光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14日做出(2016)皖1182民初3054号民事判决书,(2017)皖1182执恢128号,韩某某全部偿还于某某等人借款。于某某非法获利共计105478.5元。

安徽省明光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明光市公安局认定的被不起诉人于某某在向银行贷款时,主观上具有转贷牟利故意的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于某某不起诉。

 

2. 未有充足证据证明行为人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则不应立案追诉。

城检公诉刑不诉〔2020〕13号

苏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一案由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不起诉人苏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于2019年12月12日向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2015年3月至2017年5月期间,被不起诉人苏某某伙同他人开办鑫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4分至5分的月息向民间放贷牟利。其中,被不起诉人苏某某使用从农商银行贷款的18万元以及从他人处借取的82万元入股鑫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再高于银行利息转贷给他人,非法获利18万余元。

经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城步苗族自治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苏某某是否具有高利转贷的目的及是否实施了套贷行为、违法所得的具体金额等事实均未查清,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苏某某不起诉。

 

(二)犯罪嫌疑人犯罪情节轻微,未造成损失,不需要判处刑罚

若行为人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规定的行为,但其无前科劣迹记录,具有自首、认罪认罚情节,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可以免除刑罚。

1. 犯罪情节轻微,及时归还银行贷款,未造成金融机构的经济损失,不需要判处刑罚。

会检一部刑不诉〔2020〕101号

王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一案由甘肃省会宁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不起诉人王某某涉嫌高利转贷罪,于2020年4月9日向甘肃省会宁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2017年11月20日、21日、23日,被告人王某某为转贷牟利,先后将从兰州浙商银行申请的3000万元贷款中的1950万元,以月息5.68%借给会宁县A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截至银行贷款归还之日,王某某应获得违法所得人民币584.61万元。会宁县A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偿还利息330万元后再无力归还本息,王某某遂将会宁县A公司的法人代表吴某甲、股东吴某乙、戚某某起诉到浙江东阳人民法院,东阳人民法院受理且已判决。

甘肃省会宁县人民检察院认为,王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及时归还银行贷款,未造成金融机构的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王某某不起诉。

 

2. 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主动上交全部违法所得、认罪认罚的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

鄂利检二部刑不诉〔2020〕8号

谢某甲因涉嫌高利转贷罪,于2018年11月21日被利川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2013年8月,谢某甲以转贷牟利为目的,用房地产作抵押,以承包“**小镇”房地产开发辅助工程为虚假贷款理由,向恩施市**信用社(后更名为“恩施**支行”)申请抵押贷款人民币600万元。2013年11月20日,**信用社给谢某甲发放贷款人民币530万元,放贷期限36个月,执行年利率9.3203%。谢某甲收到贷款后,分别将该笔贷款转贷给贺某某夫妇、恩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谢某甲从中获利人民币155631.56元。2016年11月18日,谢某甲按时结清了该笔贷款的本金及利息。具体事实如下:

2013年11月20日,谢某甲将该笔贷款中的人民币200万元转贷给曾某某、贺某某夫妇,并约定月息3分,曾某某、贺某某夫妇借款半个月,支付谢某甲利息人民币3万元,扣除应支付给银行的利息人民币7766.92元,谢某甲获利人民币22233.08元。

2013年11月21日,谢某甲通过恩施**股份有限公司将该笔贷款中的人民币300万元转贷给恩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并约定月息3分,恩施**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借款两个月,支付谢某甲利息人民币18万元,扣除应支付给银行的利息人民币46601.52元,谢某甲获利人民币133398.48元。

2018年8月3日,谢某甲接到办案人员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利川市公安局接受调查。2020年4月21日,谢某甲主动到利川市公安局上交人民币178932.32元。

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谢某甲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主动上交全部违法所得、认罪认罚的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谢某甲不起诉。

被不起诉人谢某甲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55631.56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三、企业借贷风险提示

企业向金融机构借贷是最常用的融资手段,实务审判中,公司即便在借贷时没有高利转贷的目的,将借贷余款用于放贷,仍然有可能涉嫌高利转贷罪。正是由于借款人对于金融借贷涉及刑事风险所知甚少,常常会造成公司及个人在借贷及使用资金的过程中涉嫌犯罪。因此,作为信贷资金申请主体的个人及企事业单位可在以下几个方面注意规避刑事法律风险:在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时务必提交真实资料;在使用借款时恪守与金融机构约定的钱款用途;定期作出风险评估,按时履行还款义务。


沪ICP备20000639号 Copyright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